“南京帮”的恩怨情仇

来源:    日期:2013-8-31    浏览次数2331

    郑玉平回归引继保行业“地震”

    2009年12月底,南京市南瑞路8号的南瑞大院内,一个消息像爆竹一样炸开。

    “听说郑玉平回来了!”有人在交头接耳。

    “真的假的?”很多人不信,又去找其他人打听。

    郑玉平与南瑞继保董事长沈国荣搭档从事继电保护研究30年,跟随沈国荣创业也有15年,长期担任南瑞继保的总工程师兼副总经理。据传,郑玉平所持的南瑞继保股份仅次于沈国荣,且相差不多。

    南瑞官方对郑玉平如此介绍:1986年起先后任电力自动化研究院继电保护课题组组长、继电保护分公司总工程师、副总经理;他在国内首先提出并实现了分布式变电站综合自动化方案,目前已成为变电站综合自动化广为采用的模式;他研制了40多项继电保护装置,已在全国各电力系统大面积使用。

    业内评价,郑玉平的继电保护技术成就与影响力仅次于沈国荣。更让南瑞人感兴趣的是,这个当年离开南瑞、与沈国荣联合创办了国内最大的继电保护企业——南瑞继保的二号领军人物,怎么就又回来了?南瑞继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    郑玉平并不是一个人“归队”。跟随郑玉平回来的还有南瑞继保的三号、四号人物——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周旭和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王爱玲,以及30多位技术骨干。郑玉平拉回来的是一支强大的继电保护领域骨干队伍。

    郑玉平、周旭、王爱玲三人同是南瑞继保董事,以往南瑞继保每召开重要会议,主席台上就坐的正是沈国荣、郑玉平、周旭和王爱玲4人。如今沈国荣看作左膀右臂的3个人全部“哗变”回南瑞,而且还带回一支研发骨干队伍,这起人事地震在同行中引起强烈关注。

    在西祠胡同社区的“南瑞之苦乐年华”版上,几条讨论“郑玉平回归事件”的帖子点击率过万,南瑞和南瑞继保员工跟帖活跃,每个帖子后面的跟帖多达五六十条,有的发表看法,有的透露实情。这几条帖子及附后的大量跟帖还被日本专业电气网站收录到《中国电气情报》专集,可见影响之大。

    在跟帖里归纳3个董事会创业元老与沈国荣决裂的可能原因有:南瑞继保的管理不民主,沈国荣一人说了算;沈国荣突出个人,强调以“沈国荣为核心”;早先大家齐心合力,后来沈国荣周围来了小人,沈受小人挑唆蛊惑,伤害了董事会其他成员的感情。

    在郑玉平事件之前,南瑞继保也发生过数次技术骨干和职业经理人集体跳槽离职事件,只不过影响远没有这次大。数年前,南瑞继保一批技术骨干集体跳槽到南京东大金智科技,包括目前担任金智科技副总经理的叶峰、金勇、朱华明。金智科技是南京三大豪门之外规模稍大的同行企业,2006年成功上市中小板,上述3位高管都持有金智科技100万股左右的股份。低压开关柜

    周旭此前就曾经跳槽离职过一次,后来又回到南瑞继保,此次是他第二次离开。离职的3个董事对于出走原因选择沉默,外界的人很难了解完整的真相。

    尽管南瑞继保在2010年年中职代会上解释,“那些离开的人是受到某利益集团的利诱意图瓦解我们,他们一定会后悔的。如果他们愿意回来,我们非常欢迎。”但有一点外界可以肯定,沈国荣统领的南瑞继保在企业管理上确实有问题,不然这些为南瑞继保付出了15年心血,把一生最好的年华给了南瑞继保的董事会创业成员何以会离开?

    回到南瑞之后,郑玉平获得的新职位是集团副总工程师、继保所所长兼新组建的继保分公司总经理,周旭担任这家新公司的副总经理兼副所长。新公司组建时间为2009年12月,正与郑玉平、周旭离开南瑞继保同时,显然是南瑞因郑玉平、周旭及南瑞继保30多人研发团队回归而特意组建,又因2010年年中深圳南瑞100多人技术骨干的加盟而壮大,两支业内强大队伍的研发力量汇合一处,令人刮目相看,更令同行心惊。它不仅是李嘉诚系深圳南瑞的强大竞争对手,也是沈国荣的南瑞继保旋即面临的最大竞争对手。

    传奇沈国荣

    处于舆论焦点的沈国荣到底是何方神圣?

    “北有杨奇逊,南有沈国荣。”这个说法在继电保护行业流传已久。

    沈国荣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、首届中国青年科学奖获得者、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、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、国家电力公司特级劳动模……,这些年获得的头衔和荣誉数不胜数。还以8亿元身价入选2006年度福布斯排行榜的第362位,被称为中国最富有的院士。从2004年5月起,国家领导人胡锦涛、温家宝、习近平、李克强、李长春先后到南瑞继保考察,肯定其作为中国民营高科技企业所取得的成绩。这些光环在南瑞集团内也没有一个人全聚于身,沈国荣有资格牛气。

    在南瑞继保员工心中,沈国荣不仅仅是老板,还是一名勤勉务实、治学严谨、执著创新的学术带头人,技术创新的“舵手”。

    “老沈作为技术人员出身,技术上要荣誉,但对行政职务和财富看得并不重,不会刻意追求。”沈国荣的一位当年南京电力专科学校的同学这样表达他对沈的理解。

    沈国荣1970年从南京电力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南自,年方16岁。1979年考入南京自动化研究所(南瑞前身)的研究生班,其所作研究生论文《工频变化量方向保护的研究》,在国内外第一次提出“工频变化量继电保护”的新原理。

    1999 年是沈国荣职业生涯丰收的一年。根据他的原理开发的继电保护产品获得1999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,同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有一个小插曲是,“头一年评院士没有评上。评审专家组里有好多老专家,多数意见是沈国荣太年轻了,没有通过。第二年才评上的院士。”沈国荣的同学说。

    崇尚“技术至上”的沈国荣一直处于斗争的漩涡中,可谓是“性格即命运”。从他开始在南瑞崭露头角到现在集院士、政协委员、福布斯富豪众多名衔于一身,权力、派系斗争从来都围绕他展开。

    上世纪90年代初,沈国荣做了南瑞继电保护室的一个课题组组长,在产业路线上与主要领导发生争执。了解沈国荣的同学说,“搞技术的人认为是对的就会坚持,他就是这么一个特点。”不愿为技术路线而刻意迎合的沈国荣初尝权力斗争的痛苦,领导把他的课题组成员划归继电保护工程部,削弱其实权,沈成了光杆司令。

    沈国荣身上有许多可贵的品质,比如天资聪明、执着严谨、和蔼忠厚,富有开创性,很容易扮演领头羊的角色。在南瑞这样的技术研究单位,沈国荣得到很多人的支持。不久他升为继电保护所所长和分公司总经理,也就是今天郑玉平的位置。这期间,他以原继电保护室离退休人员的名义注册了一个名叫“南京中瑞通”的三产公司,为继电保护所带来一点体制外的福利。但是主要领导与他结下的怨并没有随时间的流逝而消除,时不时打压他一下,沈国荣逐渐有了离职的意愿。1992年小平南巡以后,改革向前纵深,南瑞作为科研院所,为了走产业化道路适应市场,成立了好多分公司、子公司,有些是民营占大股东、国有占小股东的形式,目的是打破铁饭碗,转化企业机制以提高效率。

    1995年11月27日,沈国荣和20多位技术和业务骨干扔掉了南瑞的铁饭碗,发起注资,将先前那个不起眼的中瑞通公司改组为南瑞继保电气公司。为了名正言顺地使用南瑞品牌,沈国荣与南瑞领导谈定,以南瑞继保分公司名义入股南瑞继保,占股份15%。沈国荣和一起创业的20多位骨干为大股东,南瑞继保企业性质定为民营高科技企业。

    在公司里大家都亲切的称他为“老板”。然而在创业之初,沈国荣这个“老板”并不好当。

    资金从哪里来?市场到哪里找?这是作为企业家的沈国荣需要面对的完全不同的崭新课题。工程设计中心副主任尤旦峰是与沈国荣一起并肩战斗了16年的公司元老。他回忆当初创业的情景说,“当时开公司,老板真的是精打细算。场地是我们从住宅小区租借的,技术人员也是临时招聘的,大家挤在一个狭小的工棚里做研发,搞生产。南京是有名的‘火炉’,那时工棚里没有空调,却有着众多的发热设备。可是老板却和我们一起挥汗如雨的干。他还风趣的鼓励大家说,我们的设备经过这么高温的考验,到现场运行一定会很可靠。后来,他到处筹钱,给研究中心、实验室里装上了空调,他自己的办公室却是最后一个装的,用的还是换下来的旧空调。”

    做好企业的“当家人”,除了自己身先士卒,沈国荣面临的另一个艰巨任务是“找市场”。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,在我国电网上运行的500千伏继电保护设备中,进口设备占到了80%以上。沈国荣要与abb、西门子、ge等享有国际声望的跨国巨头面对面竞争。

澳门MG电子游戏_苏州普信电子科技公司